首页校园文学研究
李洱:写作如生命
2018-2-21 11:03:10

韩一杭:听说1980年代的华师大文史楼里有一个通宵教室,里面时常坐满了形形色色写小说的人。您当时也是那个通宵教室的常客吗?

李洱:那个教室也是中文系上课的教室,文史楼一楼西头南边那一间,很大。我还记得它的窗子外面有特别茂盛的夹竹桃,一到晚上啊,暗香浮动。但据说,它带有某种毒性。很多人和事,包括有一些老师的细节,我都还记得。有个叫邓乔彬的老师,他教古代文学。他曾把我留下来,希望我以后能做古典文学研究。教《红楼梦》的是邸瑞平老师,当时她年龄很大了,她拍着自己的脸,说,宝玉的脸啊,粉嘟嘟的。夏中义老师在那个教室里对我们说,他和妻子谈恋爱谈了八年,八年啊。他自己感慨。他是在讲郭小川诗歌的时候,突然讲到他的恋爱故事的。三十年过去了,我还能想起这个教室里的很多故事。写作是每天晚上的活动,不局限于中文系,当时教育系也有人写小说,写诗,而且写得很好。反正很多人都在写。

韩一杭:除了写小说,是不是也写过作业?

李洱:哈哈,当然写过作业,看书。写小说的话,当时进校的时候我进了一个文学社,军训结束以后就参加了。那个文学社是师兄成立的,叫散花社,主要是发散文作品的,然后开始陆陆续续在上面发一些散文作品,也发一些小说,以散文面目出现的小说。不过主要是散文作品。格非就是前任的主编还是副主编吧。最早的主编叫姚霏,才华横溢,云南人,作品有沈从文的影子,教育系的。后来他去写武侠小说了。他现在的笔名叫沧浪客。有时候他来北京,我们还会喝一杯。

韩一杭:所以在发表《导师死了》之前,您还发表过其他一些作品?

李洱:对。1987年我快毕业的时候,受到学长学姐的激励,当时寄出去一批作品。一篇小说、一篇散文、一篇评论,这三篇都发表出来了。我就觉得,很容易嘛!发表没那么困难嘛。哈哈。但是我后来知道了,那是编辑对在校大学生的要求,和对专业作家的要求还是很不一样的。大学毕业之后,我觉得我已经有进步了,但是寄出去的稿子又都退回来了。说退回来还是比较客气的,大部分都是无有音讯了。我记得我有一次见叶兆言,叶兆言说他早年写的东西都像鸽子一样准确地飞回来了。我说你太幸运了,我的鸽子都死在外面了。

韩一杭:听说您写《导师死了》的时候,也写得比较曲折,我看到《收获》的编辑有一篇文章,也提到您改《导师死了》改了很多次。好像先是在华师大给格非老师看,改到您离开华师大,前往郑州时再出版?

李洱:对。其实在我写《导师死了》之前已经写了一些小说了,然后这些小说我写了都给格非看一下,因为格非当时已经是很有名的作家了。他觉得好的,再给《收获》的程永新看。程永新现在已经是《收获》的主编了,当时还很年轻。程永新否定的那些稿子,我差不多都烧掉了,毫不留情。后来有些稿子我寄到别的刊物去了。《导师死了》最早是短篇小说,然后格非看的时候,他觉得很有意思,就给《收获》的程永新看。其实我一开始没当作一篇要发表的小说写,最早就是纯粹的一种讨论,就是一个想法,我在尝试着要怎么去完成它、完善它。这篇小说原来一万字,后来两万字,后来三万字,发表出来就变成了五万字。这个过程中,各种细节、想法越来越丰富,纷至沓来。最终发表出来的稿子和最早的短篇完全不同了。我常说这样一句话,他们都笑我,说我夸张,就是我通过一篇小说的写作学会了写作。等我发表这篇小说的时候,我已经毕业几年了。

韩一杭:所以《导师死了》也算是您毕业的一个纪念了。

李洱:《导师死了》写的是我那个时期对1980年代生活,对1980年代人和事的理解。

韩一杭:其实您的小说,我就是从《导师死了》开始看的,感觉很有代表性。我也看过之前的一些评论,印象很深的是您讲到《导师死了》这篇小说跟当时的文学思潮有些间离。当时的先锋小说主要写历史颓败,而新写实小说主要是写油盐酱醋等等。当代知识分子的生活状况和精神困境,那时还很少有人去写。后来也有人评价说在您的笔下,知识分子可以说是被打回了原形。那么当时是什么驱使您关注这个较为冷门的问题的?《导师死了》的创作背景是怎样的?

李洱:关于你问到的这个问题,这里有大家现在很难体会到的一点——1980年代和1990年代之间,其实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这个差异非常巨大。1980年代文学已经经典化,甚至有些被神化了。但是到了1990年代以后,语境全变了。我前段时间在上海开会的时候,和文学批评家吴亮聊,他说他已经很少看1990年代以后的小说了,我说1980年代和1990年代是两个年代。1980年代可以用几个词来概括,而1990年代,却很难被命名。历史将会记住,1990年代是一个重要的逻辑起点。1990年代的时候,你去写作,无论是写溃败,还是写知识分子,或是去进行那种带有神性的写作,这个时期的写作都变化了。你所面对的对象变化很大,而知识分子的心态也变化很大,这之中包含着很多知识分子的落魄和失败感——特别是失败感。知识分子的失败感是在1990年以后有的。在整个1980年代,人们都认为明天比今天好,后天比明天好。1980年代,人们几乎都是进化论者,但是1990年代不这么看了。对于这样一个文学的现象,沿用以前的语言、句式、范式显然不行。以前的东西都失效了。所以怎么走出这一步是很难的。我站在1990年代,用新的一种语言和视角去写作,不是因为我置身其中,就觉得风景这边独好,而是我知道,走过1980到1990年代的人都知道,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过渡,对文学史、对精神史,非常重要。但是当你把这个过渡具体地落实到语言层面的时候,那个难度是很大很大的。

韩一杭:您在《问答录》里面也提到过,“难度”一直是您追求的东西,有难度才会去写——具体来说,如何能够做到用语言去呈现和落实这种变化呢?

李洱:你要知道,写作说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概括地说,所有的写作处理的都是“词”与“物”的关系。你要找到一种语言、一种叙事方式,和那个“物”相对应,你需要去找到这样一种对应的方式。如何写1990年代,可以这么说,中国文学以前没有提供这样一个经验。包括像拉美的魔幻文学、知青文学、十七年文学,包括后来的伤痕文学……所有这些文学,这些经验,在表达1990年代文学的时候都会捉襟见肘,而这对作家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同时对于作家来说,每个作家都不希望重复别人,都希望找一个最适合自己、最有效的方式去表达。所以这个难度是显而易见的。

韩一杭:所以您可以说是在一次次对《导师死了》的修改过程中,逐渐摸索着一种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李洱:其实无论是写小说还是考虑问题,我都不会从一个想法天马行空地跑到另一个想法。我的思考还是会有一些延续性,我的写作也有延续性。从当时的写作到最近的写作,显然和以前的小说也有关系的。

韩一杭:我很好奇,这篇《导师死了》,和您个人的经历,和华师大的生活有没有什么联系?

李洱:那当然是有关系的。比如说一个具体的吧,最早的环境描写,有一些就来自师大的校园。文史楼的那个大阳台,在我的一些小说中,就是个很好的舞台或者道具。爱和死,都曾在那里发生。

韩一杭:从我的阅读体验来看,您的小说之中时常有很多环境描写。而且这些环境描写之中,和师大的校园环境似乎总是会有一点点契合的影子存在。

李洱:对。如果我现在写小说,还是写校园的话,我还是会在下笔的一瞬间,回到丽娃河两岸。虽然我在很多高校待过,但是我最怀念的、印象最深的,永远是华师大,这已经变为某种无意识了。

韩一杭:之前我看您的一些采访,您在采访中提到过您本人对诗歌的喜爱和对诗人生活的关注。这一点让我想起了毛尖老师回忆1980年代华师大的文章,《没有人看见草生长》。那篇文章里讲到当时的师大,自修教室里永远流窜着诗人,校园里也有很多很多像宋琳老师这样的校园诗人们。这样一种诗人四处流窜的、自由浪漫的校园氛围,对您初期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洱:毛尖的那篇文章我也看了,哈哈,写得好玩,但我认为里面不乏夸张的东西。当然1980年代本身就有些夸张成分,你写的时候也需要夸张一下。宋琳和他所代表的先锋诗人,当时影响非常大,但是人们其实一直到现在才真正认识到他们的价值。就像海子,一开始没有人知道他写诗,后来他有了这么高的成就,这是人们的追认。当时在整个华东师大,特别是夏雨诗社,它作为特别重要的一个平台,形成了一个场域,一个文学的场域。我和这些诗人也有接触。后来我的小说中出现了一些诗歌、诗人,也很正常。我个人对于诗歌和诗人们非常关注,主要是因为在我看来,诗人们更敏感。你知道,写诗和写小说是不同的,虽然人们老是把诗人和小说家放在一个锅里面煮,但他们实际上是两类人。诗人们喜欢交游,同时他们很敏感,当然也有一点,是我对诗歌也很喜爱——能再重复一下你的问题吗?

韩一杭:这样一种诗人四处流窜的、自由浪漫的校园氛围,对您初期的文学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洱:这个很正常,年轻人写诗很正常,年轻人不写诗不正常,就像血是受伤的符号,诗歌就是青春的符号。

韩一杭:所以您当时也写诗?

李洱:写诗,但写的都是给自己看的那种,从来没给别人看过。

韩一杭:哈哈,有写诗追过女孩子吗?

李洱:没有没有,你说的这个是夏雨诗社!

韩一杭:您当时在夏雨诗社里面吗?

李洱:没有没有,我当时主要还是在散花社。

韩一杭:关于夏雨诗社——因为我朋友现在就在夏雨诗社里,我也多少了解一点点。其实从一些回忆当年的诗社的文章来看,从前的夏雨诗社,是很风光也很活跃的。而现在的诗社复社后,每次参加活动的似乎只有几个人了,而且活动的形式也变得单一了一些,在学校里面的吸引力……一定程度上来说似乎也不如从前。虽然写诗歌的还是很多,但不像从前的1980年代。

李洱:当时诗人们都很喜欢聚在一起。当然他们现在也喜欢聚在一起,说的话类似于黑话,土匪黑话。这是为了交流,交流一些诗歌。当时文学资源有限,有些诗歌看不到,而当时的文学刊物上的一些诗歌又是他们不喜欢的。他们就要拿出一些自己创作的诗歌,然后大家一起看、一起沟通和讨论。比如我刚拿到一首庞德的诗,大家就聚在一起交流。而现在这些诗歌文本,你都可以随意地在网上看到,获得这些诗歌的途径非常多。所以像你说的那样,现在的诗人们小说家们,以结社集会的形式进行的活动少了。我倒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韩一杭:您前面说到,当时爱好诗歌的人们在寻找诗歌资源的过程中,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一些困难。您当时在读书的时候,在寻找书籍资源这方面是不是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

李洱:也是有的。主要是当时老师们有时候不会告诉我们要去读这些最新的作品。比如说,我告诉你,博尔赫斯就是我在图书馆看到的。不是别人来告诉我,而是我自己偶然看到的。当时文学史都是没有这些的,那些书里都没有提到过博尔赫斯。我应该是后来从上海文艺出版社的一套书里,才系统地看到了这些读本。主要是通过这一套书,然后再挨着看作品,包括这些书里面其实也没有博尔赫斯。那个时候,一个人和一本书的相遇,几乎是个艳遇。你得慢慢地找到适合自己的书,然后慢慢地找到自我。

韩一杭:中文系的老师们当时没有开过书单吗?

李洱:当然老师有书单,主要是课本上提到的一些书,一些经典。但在1980年代,文学思潮是狂飙突进的。那些书单,你可以看到,还是十年前的那些东西。而写小说,它需要那些新书,需要知道文学发展到哪一步了。我们确实非常需要去阅读那些新鲜的东西。格非说得对,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借书去看,包括像安德烈·纪德的书,就是抢着读。包括像洛尔迦的诗。我还记得洛尔迦的诗,“再小的手,也不能将水的门打开”。我非常喜欢他的诗。当然老师们的书单上很多书还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有些是我毕业后再补看的。这些书也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阅读内容。

韩一杭:我还是很羡慕这样的时代,那时候是书籍资源有限,要竭尽全力地找,而现在资源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我们却往往不愿意去读。

李洱:是这样的。多了,就无所谓了。

韩一杭:听说您也很喜欢加缪?

李洱:是的。

韩一杭:看您之前的采访,发现您也喜欢加缪,我还是特别惊喜的,因为我也特别喜欢。我看过您谈《鼠疫》的采访,说到加缪这个作家身上最宝贵的一点就是,鼠疫爆发了,鼠疫过去了,而这件事一过去,人们也就淡忘了,加缪还会继续去思考一些更深远的东西。就像《鼠疫》的最后一段那样。

李洱:加缪这个作家,我现在依然喜欢他,现在年轻人喜欢他大部分是因为《局外人》。加缪这个作家,现在他的发行量还是法国最高的。我做编辑的时候,常常一看到寄来的小说,就知道这个作者喜欢《局外人》,知道他在学加缪的语调。这种语调当时是令人震惊的,但是现在就很平常了。《局外人》的第一部分很多人都能写,我用脚趾头都能写。但是加缪之所以能成为加缪,是因为小说的第二部,没有人能写出它的第二部。《局外人》的第二部分。真的很难写,你看他是分两部的,第二部是把第一部的作品再复述一遍,第一部的所有故事在第二部里面,得到了重新的反省,第二部的故事又覆盖了第一部的故事。你知道加缪有一句话,没有反省过的生活是不值得写的。加缪在《局外人》中就是非常好地实践了这个想法。第二部把第一部中提到的所有的生活、知识、爱情,包括地中海的海水这些东西都进行了再一次的表达,包括宗教、上帝,这样一个手法是很厉害的。中国作家往往学的只是皮毛,只是学习语调。如果说萨特是一个长在广袤的森林之中的热带植物,那么加缪就像一株庭院植物,如果说萨特是个疯狂的情人,那加缪就是一个妻子。他是很克制的。你看他的语言,非常节制。我们现在需要加缪,需要加缪式的理性。萨特过时了。

还有他晚一点写的那部《第一人称》,没有完成,但那也是一部真正的杰作。还有一些短篇小说。加缪总是去处理一种对立关系,一个物对一个物,一个事对一个事,一个概念对一个概念,非常繁复的对应关系。像《流放与王国》,加缪就处理得非常好。“流放”和“王国”是一组对立的词。加缪的意象、语词、概念,常常是互否的关系。

韩一杭:加缪也是您大学时期“艳遇”的作品吗?

李洱:加缪是当时很多地方都能读到的,因为他获奖了嘛。他人长得也很漂亮,很帅,当然也会说粗话。他和萨特说粗话时,他们会让那个波伏娃躲起来。我个人觉得,加缪的形象使得美国好莱坞演员都像是粗人。

韩一杭:聊过了写作,聊过了作家,再跟您聊回师大作家群吧。我记得王晓玉老师曾经说过,“华东师大不是全国第一流的大学,但‘华东师大作家群’是全国唯一的”。在您看来,当时的师大能够形成独一无二的“华师大作家群”这一效应,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这个作家群偏偏是在华师大形成,而不是在同时期的北大、复旦这些学校?

李洱:当时别的学校也有作家。

韩一杭:但不是作家群。

李洱:是的,当时别的学校出了很多作家,但没有形成“群”的这样一个规模。华师大形成作家群也是有传统的。华东师大的老师,像钱谷融先生、施蛰存先生、许杰先生,在这座学校里,他们都很有文人气,都不是那种枯燥古板的学者。这样一个传统,源源不断地延续下来了,形成了特殊的底蕴,一种小传统。而且华东师大的中文系相比较起来,一直比较宽松,所以给了学生们更多时间。我记得刚进校的时候,老师讲话,是徐中玉先生,他也讲到我们中文系不是培养作家的,是给高校输送人才的,但是讲到一些优秀的毕业生们的时候,他举出的例子,都是作家,有华师大背景的一些作家。还有一个就要说到文学地理学了,丽娃河嘛,我想它对华师大校园里这种文学的气息,有很大的影响。当然,我后来也开玩笑说,华东师大男女生比例比较正常,可能也有助于文学生活。这话我是在北师大讲的。北师大也出一批作家。师范大学容易出作家。

韩一杭:丽娃河当时是怎么样一种影响呢?

李洱:你要知道师大出来的人和别的学校出来的人是不一样的,华东师大出来的人略带隐士气。他们是很少当官的。复旦当官的多。复旦的校长和学者有当官的传统,而师大有隐士的传统——这个就和这条河有关。这条河是散漫的、诗性的,它波澜不兴,但因为它是一条河,又给人一种波浪的幻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华东师大出来的人,有智性的一面。这里走出来的作家,他们作品也带有智性。因为丽娃河的存在,这里很适合作一个栖息地,一个精神的栖息地。孔子那么严肃的人,到了河边,也会变成文学人物,感慨多得不得了,什么逝者如斯夫啊,沐于沂啊,跳跳舞啊,唱唱歌啊,身心都自由了。我想丽娃河对于这里的学生们养成热爱文学的性格,都有着很大影响。我现在还没有听说华东师大出来当大官的。华师大出来的人,你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他们的不同。他们了解热点,却不趋同。他们和所有人追捧的东西之间很难产生同频共振。他们与世界之间永远隔了一层。在大街上你一眼就能发现他们,带着一种寂寞之感,走在人群之中。

韩一杭:其实我觉得中文系出来的人,在今天这样的时代里应该都有种落寞感。

李洱:当时的中文系师生,没有落寞感。当时文学是热点嘛。现在的落寞——现在是环境出问题了。只有在一个穷人——至少是觉得自己穷的国度里,人们才会一窝蜂地去学经济,去学金融。在一个正常的国家里,人们应该以学文学为荣,应该去学历史学,学考古学,学哲学,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专业。只有在一个浮躁的时代下,大家才会一窝蜂地去学金融。你们已经是走在时代的前沿了,选择这个专业,就是超越了这个粗鄙的时代。所以你们千万不要有那种感觉,那种落寞的感觉。我刚才说的那种落寞感是指,它不和这个时代最兴奋的那个点产生共振。他不愿意那样。两者之间总是有一些错位,小小的错位。他不落伍。他知道时代的兴奋点,而且也有呼应,他的呼应就是我绝不苟同。这个对于文学来说,非常重要。

韩一杭:您前面也提到了徐中玉先生说的那句“中文系不培养作家”。北大中文系似乎也一直有这样一个说法或传统,叫做“我们不培养作家”。这句话一直很有争议。况且今天,有很多高校的中文系都陆续开办了针对文学创作的方向,比如北大、北师大和复旦。您也担任了北师大写作硕士班的导师。有一种说法认为,“写作是可以培养的,人人都可以成为好的写作者甚至作家,只是伟大的作家不是培养出来的”。对于这一点,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李洱:伟大的作家也是可以培养的,再伟大的作家也需要培养。他需要阅读,需要积累。

韩一杭:我感觉这句话里的这种“培养”说的可能是科班化的培养,学校里面每天上课这种的,和阅读也不太一样?

李洱:你要知道,那种野生的文学,在我看来已经过去了。野生的、不经过培训、自由生长的时代,它已经过去了。比如“五四”的时候,新诗刚出来的时候,像粉碎“四人帮”后出现的一些诗歌,那些是野生的,是直抒胸臆的。像伤痕文学、也包括“十七年”文学里面讲述自己的经历的作家——这些作家本人都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却从事了写作。我现在在文学馆工作,接触到了太多的手稿,都是编辑改过的。《红岩》就是改了三分之二,包括像《青春之歌》等等,都是编辑改出来的。说句实话,严格说来,它们都不是个人创作。后来的文学就是专业性很强的。一个作家,他必须要知道文学发展到了哪一步,他必须知道基本叙述技巧,而这个必须经过后天的学习。前两天我在北师大开会,他们说中文系出的作家很少,我说你们不要哀叹,外语系出的好翻译家也很少,好的翻译家有几个出自外语系?有一次,韩少功对我说,好的翻译家都出自中文系。当然,好作家确实很少出自中文系。但是,中文系也出了好多作家,还是比别的系要多一点的吧?不要绝对。

韩一杭:访谈前和您提到的原创文学大赛,前两年罗岗老师也当了评委,我在赛前也采访过,他说他做评委去审稿,就觉得好的稿子很少来自中文系,就像您前面说的,不要绝对化。中文系创作出来好的,会写的也是少部分人。像现在中文系很少向内探索了,学习比较僵化。

李洱:文学批评有个专业术语,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对文学知识的学习也是这样,要入乎其内,要出乎其外。对于本科生来讲,或者对于博士生来讲,还是要掌握知识,以后就要走出来。走出来之后就会成为好的作家、诗人,好的批评家。而对于别的系的学生来讲,他只看喜欢的文学书,他没有那么多积累,他看到一点,突然启发,突然爆发了,有的写得是非常好的,非常灵动。但是从长远看,对文学知识的吸收很重要。你看看诗歌界,就非常清楚,那些早年的诗人,才华横溢的,靠着本能写作的,反叛气质很强的诗人,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停止写作了。而那些伟大的诗人,他们的知识是很完备的。我们都知道西川和海子写诗,如果继续写下去的话,海子绝对写不过西川的。西川的知识就是很完备,他的诗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你发现他的诗很有道理。受过专业培训的诗人、作家。他写的东西都很有道理,同时还有意外。而天才的作家们,不讲道理,很多时候就写不下去了。有道理的,和没道理的,我还是倾向于要经过严格专业训练的。很多人说福克纳是天才。但福克纳和海明威一样,都经过很严格的训练,不然写不出那样的作品。一遍遍地写就是自我训练的过程。

韩一杭:我自己也写一些东西。写的过程中就发现,作为学生,我们的眼界和格局真的非常有限。我们最能把握的就是校园生活,就是规规矩矩的上课下课,很难有所突破。

李洱:大学生活本身就是规规矩矩的。所以我觉得不用着急,大学的学习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大学生不是运动员,运动员是看年龄的,而大学生,特别是学文学的,是需要漫长的时间积累的。就像鲁迅,他是从中年开始写作的。二十多岁,你们要有丰富的生活,父母也不愿意啊。

韩一杭:但现在很多所谓的“网红写手”都是二十多岁的。

李洱:网络文学这个东西啊,它就是文学的卡拉OK。网络文学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出版资源相对有限,出版审查相对严格,出版平台相对窄小,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网络文学出现了。中国有网络文学,越南有,古巴有,朝鲜过二十年也会有。这是最具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特色的文学。从这个角度去分析网络文学,还算有点说头。你也要知道网络文学的作家很少去看另外一个网络文学作家的文学。并且这样的一种文学,它没有谱系性、延续性,它不像唐诗宋词元曲,文学样式的变化有其内在的逻辑性,能够传下来的很少很少。好的网络文学作家看的还是经典文学。他搞一些花样,在网络上发表,他成名了。成名后,他又要抹掉自己的网红时期,就是要再“洗白”自己。与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去认认真真地学经典,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再郑重地出版他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呢?

韩一杭:“真正的玫瑰开出的第一朵就是玫瑰。”

李洱:对。所以就是不要着急,慢慢来。

韩一杭:但是现在“着急”的人真的很多,因为在今天这个环境里,有很多渠道可以发表,去积累读者。现在我们通过写东西去获取共鸣好像变得特别轻而易举。而我们自己有了读者以后,有时候也就有了可以出书的错觉。

李洱:我那个时候,当时和我同代的人很多已经出书了,而我没有,我是因为觉得出书啊,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出书的经历很坎坷,书都编好了,没出。第一套书出了,你再第二套,又编好,但这套书又取消了。编辑说,等等吧,一等就是等到猴年马月了。都很正常。

韩一杭:那您为什么不着急呢?

李洱:完全没有必要着急嘛。你看,我是产量不算很大的那种作家。对我而言,我写每个字都是深思熟虑的。其实每个作家出版到一定年头后,自然有一种想法,图书馆有这么多书,多我一本,少我一本,又有什么不同呢?当你的想法和别人没有什么差异的时候,写不写也无所谓了。然后当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想法的时候,就精准地表达出来。我常问自己,我为什么写作,写作有什么意思?如果回答不出来的话,就不写了。出版上也是这样的道理。所以,不要着急。

来源: 编辑:张旺  作者:《上海文学》2017年12月号 李洱 韩一航
 
· 关于成立杭州市青少年文学教育联盟的通知
· 杭州市青少年文学教育联盟加盟学校
· 杭州文学教育联盟成立会议通知
 
友情链接:中国作家协会浙江省作家协会萧山教育在线中国教育文学网中国教师文学网贵州作家网四川作家网中国少年作家网东北作家网四川校园文学网福建作家网江苏作家网天津作家网中国未成年人网上海作家网华语文学网北京作家网北京青少年文学网河南作家网西北文学网重庆作家网湖南作家网陕西作家网中国散文网杨柳青文学网中国青少年文艺网湖北作家网河北作家网海南作家网山东作家网中国国土资源作家网上海文艺网作家网新疆作家网青海作家网浙江少年作家网极文学中文网江西散文网黑龙江作家网石榴树文学网新视界传媒高中在线作家在线中国诗赋网华人少年作家网民族文学网散文在线中国访谈网广东作家网诗中国网华语作家文学网文讯网中国诗歌网团中央中少在线(中学生)

Copyright © 2011 杭州市萧山区中小学文学社联合会 版权所有 管理员登陆口
联合会办公地址(ADD):萧山区蜀山路128号萧山十中花雨文学社 邮编(p.c):311200
中国(杭州)萧山校园文学QQ群:300692732   中国(杭州)萧山校园文学QQ群(2):110536145
电话(TEL): 13758101776 传真:0571-82687029 QQ:1325897435 技术支持:萧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