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教师文学
写在湖上的名字
2017-11-16 14:28:49

一到湘湖,我顿感自己是个孤陋寡闻的人。作为一个出生在杭州、至今时常往返杭州的人,竟然不知道钱塘江对岸有这样一处优美的4A级景区,更不知道它有一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新石器时代的遗址:跨湖桥遗址。

风景区无须多说,祖国大好河山处处是风景。但这个跨湖桥遗址却是非常难得,把我惊到了。据载,它是经过1990年、2001年和2002年的三次考古发掘出来的,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左右,出土有大量的陶器、骨器、木器、石器以及人工栽培水稻等文物,经碳-14测定和热释光测定,其年代在8000-7000年之间。

八千年! 这应该是我听到过的最久远的人类遗址了。我甚至有些怀疑,真的吗? 真的有八千年吗? 八千年前,人类就在此生产生活了吗? 就种稻子,养猪了吗?

除了科学考证,没人能够回答。

于是我查了一下,什么叫碳-14测定和热释光测定。前者的全称是碳-14年代测定法,又称放射性碳定年法,就是根据碳-14衰变的程度,来计算出样品的大概年代的一种测量方法。它是由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威拉得·弗兰克·利比发明的,利比博士因此获得了1960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而热释光测年法,则是通过测定晶体的热释光强度和每年接受的辐射总剂量,来计算样品的年龄,测年范围介于数百年到100万年,已被广泛应用于考古研究。

如此,我们应该相信,跨湖桥遗址的年代已被科学证明。它早于河姆渡遗址1000年,是当下发现的浙江省境内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这一发现,将浙江的文明史提前到了8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也再次证实了长江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夜晚,我坐在湘湖驿站的房间里,看着资料,暗暗咋舌。原来,在我的家乡,还有这么了不起的考古发现。

当然,我也不必汗颜,采风就是学习。每次采风我都会学到很多东西,只要有个谦虚好学的态度。抱着这样的态度,我走进了跨湖桥遗址博物馆。博物馆就建在跨湖桥遗址的水面上,设计别致,与湘湖浑然一体。

当我一一细看那些被小心翼翼挖掘出来,并被反复考证、用科学方法鉴定过的文物时,恍如走入了另一个时空。忽地想起“惊艳了时光”这个词:那些和我们隔着几千年的陶器,石器,骨器,木器,那些牲畜的骨头化石,还有那些不可思议的没有腐烂的稻粒,茶树种,和茎枝类草药,若它们不能惊艳时光,还有谁能?

跨湖桥遗址中有数个“之最”的发现:世界上最早的漆弓,中国最早的彩陶,中国最早的玉器,中国最早的草药罐,中国最早的慢轮制陶技术,中国最早的水平锯织机……当然,最醒目的,当属那艘7500年前的独木舟:世界上最早的独木舟。

这艘独木舟由松木制作。就我不多的常识所知,松木并不是特别结实的木头,换言之,并不属于名贵木材,可它竟然七千年不腐,也许是拜那一方土地所赐,它一直被深埋在泥土之下,即使那片土地后来被海侵。

跨湖桥博物馆原馆长,曾为跨湖桥遗址发掘作出过重要贡献的施加农先生告诉我们,为了保护这艘木船,先要排除木头里的盐分,因为湘湖一带曾被海水侵蚀。将木舟用纯净水浸泡,再晾干,如此反复三次,直至木头里的盐分全部去除。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木船”,已经是薄薄黑黑的一片了,和当初发现时 (从照片看) 已有很大不同。显然,文物一旦见了天日,保存不是件容易的事。

坐船在湘湖上游览,导游小叶指点远近各处为我们讲述,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看上去却像个年轻姑娘。湖面浩大,三万顷碧波,就是从地图上看,也是很大一块翡翠呀。放眼看去,它似乎和别的湖没有太大不同,苍翠的植被环绕着浩渺的湖水,深绿浅绿浑然一体。岸边树木繁多,柳树,松树,樟树,芙蓉,还有石榴;依水而生的是芦苇,茭白,蕨类;入水而生的是荷花,水葫芦,还有莼菜。高高低低都肆意蔓延,野性蓬勃,暗含着人所不知的秘密。

忽然心生感慨,我是无法像施加农馆长那样,对那些沉睡了几千年的东西充满热爱的。他为了这热爱,果断放弃了正当红的演员生涯,一头扎进跨湖桥遗址的数千年历史长河之中,成为一部遗址活词典。凡我们问到的任何问题,他都能滔滔不绝地细细讲解,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文博专家。

而我作为一个写小说的人,所感兴趣的,依然是人,像施馆长这样的人,像导游小叶这样的人,他们在湖畔长大,他们的生命会比旁人更加丰满水灵吗?

还有那些漫长岁月里与湖相伴的古人。他们被湘湖养育,他们为湘湖付出,比如杨时,比如顾冲,比如孙学思,比如魏冀。

萧山人最熟悉也是最感恩的,是杨时。这位来自福建的北宋时期的萧山县令,是最早挖掘湘湖的人。杨时上任时已年届六十,但看到百姓们苦于屡屡干旱,并没有打算混到退休了事,而是顺应民意,决心建湖解决旱情。他亲自实地勘察,广泛听取意见,最终在北宋政和二年 (公元1112年),于城西一公里处,“以山为界,筑土为塘”,建成了一个人工大水库———湘湖。当时湖长19里,宽1-6里,西南宽,东北窄,形似葫芦。“邑人谓境之胜若潇湘然”。于是称之为“湘湖”(此说似乎有争议)。且不论名字的由来,湘湖之水的确缓解了旱情,所蓄之水可灌溉九个乡的14万亩稻田。“水能蓄潦容干涧,旱足分流达九乡”,这两句诗,便是后人对杨时关心农事的歌颂。

其实,杨时在做萧山县令之前,就已经很出名了,他是我们所熟知的“程门立雪”之典中的主人公之一。虽然他建湖的功绩远远大于虚心求学的事迹,可因为有典故流传,后人更多的记住了“程门”。好在,湘湖上有一座杨堤,可以永久纪念这位关心百姓的父母官。

不过历来都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水库建好后的管理问题,一直让历任萧山父母官头疼。杨时离任后,在湘湖灌溉问题上,乡与乡之间,村与村之间,因为用水不均的矛盾日益突出,经常发生诉讼乃至械斗。到南宋绍兴二十八年 (公元1158年),萧山县丞赵善济制定了 《均水法》,规定不得私自放水用水,须按序、按量放水。又三十年后(公元1184年),萧山知县顾冲,又在《均水法》 的基础上写下了 《湘湖均水利约束记》。看资料,顾冲可真是个包公式的好干部,上任即从查处湖霸张提举占湖渔利二十年入手 (绝对大案要案),全面清理了私占湘湖的积弊,然后将 《湘湖均水利约束记》 刻在石碑上,以示遵守。

顾冲之后,到南宋嘉定六年 (公元1213年),郭渊明为萧山县令,继续治理湘湖,加固湖堤,疏浚湖底。他最重要的贡献是根据当时有人在湘湖私建房屋的现象,划定了湘湖边界。据说是采纳了他15岁儿子的建议:“黄者山土,青黎者湖土”,以此定出了湘湖东西两岸的金线 (黄土)。

经过历年历代的不断完善和治理(这其间肯定不止是官员的功劳,还应该有民间乃至乡绅的贡献),湘湖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可人。有说堪比西湖的,有说赛过西湖的。我的老乡诗人陆游,就多次来湘湖采风,留下许多诗词。“湘湖烟雨长菁丝,菰米新炊滑上匙。云散后,月斜时,潮落舟横醉不知”,短短几句,清晰地呈现出了他在那年那月的“小确幸”。

再说跨湖桥,也和一个人有关。

早年湘湖有两大姓,湖西是孙氏,湖东是吴氏。孙家出了个官叫孙学思,明朝嘉靖年间他荣升中书舍人 (大概属于朝廷秘书),七品官。为了便于湖西的孙氏与湖东的吴氏两姓往来,他在湖上造了一座横穿湖面的跨湖桥。从此,湘湖被分为上湖 (南湖) 和下湖 (北湖)。据说此桥从水利来讲是不利的,但有利于团结呀。

现在因为遗址的发现,跨湖桥的名气更大了。这个,估计孙老师绝对没想到。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他当时已在外做官,怎么想到为了方便孙家和吴家的沟通要修一座桥呢? 会不会是他们家和吴家结了亲? 还是吴家有他同学好友?我猜想其中一定有故事吧。

后来看资料,果然看到了孙吴两家结亲之事。忍不住笑出了声。

魏骥也是湘湖本土人,于明朝永乐年间中了举人。进京做官,参与了 《永乐大典》 的纂修工程。其后一直做官到吏部尚书,从政45年后告老还乡。77岁的他布衣粗食、克勤克俭,足穿草鞋行走乡间,而且为百姓利益秉公而行,与侵占灌区的恶势力作斗争,清退出7300多亩湖田。又主持修筑了多处塘堰,号召百姓广植杨柳保土固堤。一直到86岁还亲自挑石头加固堤防。九十多岁时,还撰写 《水利事述》 《水利切要》 等著作,将治水经验留给后人。

不知怎么,魏冀让我想起了杨善洲。杨善洲,原云南保山地委书记,在任时清正廉洁,被百姓称为“草帽书记”,退休后主动放弃省城生活,在家乡施甸县义务植树造林22年,建成一座面积5.6万亩、价值3亿元的林场,去世前将林场无偿移交给国家。这样的人,无论身处哪个朝代,也无论是在山上还是在水边,他们的名字都不会消失。

船在湖上穿行,思绪在湖下奔涌。凝神湖水,我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他们中有官员,有学者,有文人,有乡绅,还有更多更多的面目黧黑的劳动者。这成千上万个名字,形成了细细盈动的波纹,形成了水草和鱼虾,形成了浩大的碧绿的湖面。

如此,湘湖怎能不美。

2017,10湘湖归来

来源: 编辑:张旺  作者:文汇报 裘山山
 
· 关于成立杭州市青少年文学教育联盟的通知
· 杭州市青少年文学教育联盟加盟学校
· 杭州文学教育联盟成立会议通知
 
友情链接:中国作家协会浙江省作家协会萧山教育在线中国教育文学网中国教师文学网贵州作家网四川作家网中国少年作家网东北作家网四川校园文学网福建作家网江苏作家网天津作家网中国未成年人网上海作家网华语文学网北京作家网北京青少年文学网河南作家网西北文学网重庆作家网湖南作家网陕西作家网中国散文网杨柳青文学网中国青少年文艺网湖北作家网河北作家网海南作家网山东作家网中国国土资源作家网上海文艺网作家网新疆作家网青海作家网浙江少年作家网极文学中文网江西散文网黑龙江作家网石榴树文学网新视界传媒高中在线作家在线中国诗赋网华人少年作家网民族文学网散文在线中国访谈网广东作家网诗中国网华语作家文学网文讯网中国诗歌网团中央中少在线(中学生)

Copyright © 2011 杭州市萧山区中小学文学社联合会 版权所有 管理员登陆口
联合会办公地址(ADD):萧山区蜀山路128号萧山十中花雨文学社 邮编(p.c):311200
中国(杭州)萧山校园文学QQ群:300692732   中国(杭州)萧山校园文学QQ群(2):110536145
电话(TEL): 13758101776 传真:0571-82687029 QQ:1325897435 技术支持:萧山网